秦汉

辣鸡主国设写手!喜欢发刀……除了花夫妇基本都吃啦……我的愿望是少ooc_(:з」∠)_

雨(米诞贺文)

我 真的 不是 故意写 虐的啊啊啊,别打我啊啊啊!

今天是七月四日
  阿尔弗雷德的手机从早上开始就一直没停过,推特,短信,电话,博客……各种铃声都在响,直吵得阿尔弗雷德心发慌。
  把那些祝福翻了一遍又一遍,手指在关机键上划拉着,终究还是没摁下去。
  他在等一个消息,他只在乎这一个人的祝福。
  光着脚去冰箱里拿了根冰棍,走回去往床上一摔,咬着冰棍盯着外面的天空发呆。
  浓灰色的铅云一层又一层地积在天幕,厚重的似乎要压向大地。闷热的天气,让人极度不舒服。
   对了,华盛顿今天是多云啊。
  这么想着,阿尔弗雷德又翻了翻...

2018-07-04

回归通知

我又回来啦!莫名其妙对不对?我其实也莫名其妙的……反正我回来了

2018-07-03

梦先生(一)

 我站在这里,黄泥散布在路上,我能远远听到隔壁菜市的吆喝声,可是我没有动,因为我觉得,或者说,我知道,我在等人。
   过了很久,有人来了,他唯一有的就是一张惨白的脸,,不,似乎那不是脸而是,而是面具。 他推着一辆自行车,带着黑帽子,黑袍子,手上拿着一根彩色的,一看就是会掉色的廉价棒棒糖,他缓缓转头过来,不说话,只是盯着我。
 我定定地站着,浑身僵硬,无法思考。
 他突然靠近,一张惨白的脸对着我。没有眼睛,是黑色的空洞,当它张开嘴,露出异常白的牙,狞笑着,我才意识到,这不是面具。
 它的肩膀耸动着,诡异的扭曲着身子,脸却一直贴着我脸上...

2018-07-03

        发现自己已经有30fo了啊······于是过来暗戳戳的······

        欢迎点梗啊,我会努力写的!嗯,本人呢,比较习惯于写味音痴,极东,露中,独普!雷花夫妇,可以点国设哒~~~...


2018-05-08

王之日常

 
  老是写沉重的文似乎也不太好啦,为了展示我脑洞之大,我打算开这个系列啦~~撒花!  
 
 

  咦嘻嘻嘻嘻嘻,欺负子民好开心!

  这天是双休日,王耀一觉睡到大下午,跑到厨房觅食,发现都是他那几个同居室友留下的泡面。  
 
  王耀是谁啊,一个讲究养生的五千多岁小鲜肉,以前吃的可都是山珍海味好吧?就算最近不讲排场了,可是王大爷是会吃泡面的人么?!  
 
  于是大爷穿着花T就去了一趟超市 拎着一大袋子原材料就晃晃悠悠地出了超市门。    ...

2018-05-06

寻人

  “啊,您好,这里是列 宁 格 勒火车站失物招领处,请问您丢失了什么呢?请在这里写下来吧”

   “啊?伊利亚·布拉金斯基?这……貌似是个人名吧?”

     “是的,不过,人不能找么?这是他的照片,不好意思,照片有点老。我找了他好久了,他最后一次和我道别是在这里。所以,我才……”
 
  “啊,不是的,我们也可以帮忙找人的。只是,您叫什么?我们万一找到好联系您。”

  “啊,好的。我叫王耀,住在中  国,是他的爱人。”

  “好的,我们会努力为您服务的...

2018-05-06

荆棘与枪

荆棘与枪
  独普,国设,有普灭梗,有ooc,笔力微薄,手机码字,各位看官凑活看吧。

“我只知道枪可以保护我的玫瑰,却不知道,枪上还缠着荆棘。”

【零】 
   “west  ,枪与荆棘是共存的,”基尔伯特将带着白手套的手轻轻落在路德维希的肩上,微笑着问,“west,还记得我教你的舞步么?”他对面男人的身形挡住了自营地外照来的,不怀好意的窥伺灯光。
  灯光只打到高大的男人身上,基尔伯特立在男人的阴影里,微微瞥一眼灯光,转过头去。
  “……记得。”向来严肃的男人面上终是带了些许温柔,面部轮廓也显得柔和几分。
  于是...

2018-05-05

一个人(米)

  一个人是一个系列的哦(´-ω-`)目前已经码出来了英
sir,普爷和法叔,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一起看看~
 
Ps.孤寡老米

   

   阿尔弗雷德从冰箱里抱出了一大瓶冰镇可乐,抱去了

客厅的茶几上,窝在沙发里等着微波炉发出“叮”的一

声。

   他的汉堡正在加热中……

   其实阿尔弗雷德不太喜欢吃再次加热后的汉堡,不

过,他也不是每天都有时间在拥挤的快餐店里和一群穿

着背带裤的小孩子们挤在一起买汉堡。

 
   嗯……背...

2018-04-28

一个人(法)

        弗朗西斯推开门,半醉半醒的把西服外套丢到沙发上去,松开西服衬衫的纽扣,一边走向浴室一边脱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他喜欢女人,但从来不会把女人的什么东西带回家来,包括印有女人唇印的衬衫和一身女人的香水气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弗朗西斯在浴室里折腾了两个小时,酒都醒的差不多了。...


2018-04-27

一个人(普)

        基尔伯特一个人坐在帐篷里,和一堆枪械独处一室。他今天的任务是擦枪。

        基尔伯特的影子被防风灯的灯光映在帐篷上,而他正低着头,擦拭着他的佩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坐在子弹板条箱上,将手枪举起来,做出瞄准的姿势,瞄准了无辜的防风灯。...


2018-04-27
1 / 2

© 秦汉 | Powered by LOFTER